生态中国网首页 森林 动物 湿地 沙漠
指导: 全国绿化委员会
       国 家 林 业 局
       中国绿化委员会
主办: 国家林业局科技司
       生态中国工作委员会
权威数据提供:中国林科院
当前位置:文化中国 > 生态词条 >
小鸟掉掉
时间:2011-11-08 13:39 来源:国家林业局政府网-中国绿色时报 点击:

小鸟掉掉
肖显志


 

长大了的掉掉


  掉掉离开我已经一年多了……
  入夏,过境鸟儿都往北飞了,龙首山上鸟儿很少见。山上长着郁郁葱葱的槐树、榆树、柳树和山丁子树,在树上最常见的是大山雀,刚一进山就会听到它脆亮的叫声。“阿吉……阿吉……”,它的叫声虽然很单调,可我却把它当成天籁之音。
  大山雀是龙首山上的留鸟,春夏秋冬都能见到它的身影,听到它的啼鸣。我对候鸟往往有几分惊喜,对留鸟格外亲切。候鸟与我擦肩而过,留下的是心的空落;留鸟全年与树木相伴,为的是不让树林寂寞,它常年为我歌唱,给我一种精神上的安慰。
  从4月进入5月,满山的树木都张开了叶子,随风抖动着,就像娃娃拍着稚嫩的小手。这季节是大山雀最忙碌的时候,因为它们要为繁殖下一代做好准备。
  进山没走出100米远就有一棵老槐树,还在它开着白色的槐花时我就看到两只大山雀在树上筑巢。雌雄两只大山雀嘴里衔着细草茎、细树枝、草根什么的往返于槐树之间。我仰头看了下,窝巢建在约有离地10米多高的树杈上,是个三角杈,窝巢的外形已经显露出来了,圆圆的,像个杯子,很精致。
  我很敬佩这两只勤劳的大山雀。给它们起个名儿吧:一个叫小瓦,一个叫歪歪,因为它的尾巴往左侧歪。
  小瓦和歪歪忙完了窝巢外部的编织,就忙装修内部。
  歪歪发现了一只死兔,白色的,便成了它筑巢材料的供应地。它一口一口地把柔软的毛从兔子身上薅下来,叼了满嘴,飞到槐树上,把兔毛絮在窝里。
  小瓦也衔来棉花、卫生纸、羽毛等柔软的材料,垫在窝巢里。
  窝巢建好了,小瓦就开始产卵了。小瓦孵化了15天,幼雏终于出壳了。
  这天,我再次来到槐树下,发现一只身子刚刚长出稀稀拉拉绒毛的幼雏,趴在地上叽叽地叫。哦!它是从窝巢里掉下来的。多么不小心啊!
  我把小鸟捧在手里,仰头望望高高的槐树,送回窝里是不可能了。于是,我把幼雏拿回家喂养,等养大了再放飞。
  我给幼鸟在阳台上建了个新家。幼鸟的叫声很特别,“掉、掉、掉”地叫个不停。于是,我就管它叫“掉掉”。
  大山雀的食物主要是虫子,我从市场买回半斤面包虫喂掉掉。
  掉掉可真能吃,每当我夹起面包虫喂它时,它总是张大嘴巴,猛吞猛咽。
  掉掉到我家已经一个多星期了。我每天下班回来,进屋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掉掉跟前,喂它几条虫子,跟它说几句话。
  一晃儿快半个月了,掉掉的羽毛长遍了全身,能在阳台上飞了。我一唤掉掉过来,掉掉就会飞到我的手上或肩上,扇动着翅膀叫着。
  看掉掉长大了,我决定把它放飞。蓝天才是鸟儿好玩儿的地方。
  那天傍晚,我和妻子带着掉掉来到龙首山,走进树林深处,把掉掉放到草丛里,便急急地走……虽然走得很急,可还是忍不住地回头看。
  拐了两个弯儿,约有200米远了,我和妻子气喘吁吁地在一个水泥台阶上坐下来。过了不大会儿,我忽然发现脚下有个小东西在跳。啊!是掉掉!
  掉掉仰头叽叽地冲我叫着,在脚下转来转去,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。
  我和妻子在草丛里捉了几条扁担钩(绿色的、身体长条形的蚂蚱)喂了掉掉,还是坚持把它放掉。这次,我们把掉掉送到林子深处,然后跑着回家。
  以后再也没有见到掉掉。只是耳边常常萦绕着它“掉掉”的叫声。
  不管掉掉以后是自立了,长成了大山雀;还是因不能适应环境而死亡,我觉得我做的是正确的。大自然是属于鸟儿的,鸟儿是属于森林的,回到森林是掉掉最终的归宿。
  (作者系国家一级作家,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文学委员会委员、辽宁省儿童文学学会副会长。)

 

 




最新词条
热门词条